葡萄头Fragments

三次元事多,间歇性产粮,约稿私信

【SW8/Reylo】A Hundred Calls (2)

见鬼现在已经是什么时候了!

这是Rey在早晨被Caretaker修补墙壁的声音惊醒时的第一反应。第二反应是抬眼确认随着原力而来的不速之客是否还在,好在对面只有一块破烂的门帘和透过帘上小洞投射进屋的阳光,Kylo Ren仿佛从未出现过。

她松了口气,开始怀疑昨晚的连接只是压力过大诱发的一个梦。

简单收拾衣服后,Rey起身洗漱,舒展四肢以减缓坐着睡了小半夜产生的酸疼,漫无目的的决定把今天训练的压力、梦里Kylo Ren的脸和两人诡异的气氛一起打包埋进Jakku最偏远的不可回收沙漠。她拿起长棍和爆能枪,随即悲哀的发现它们打理得过于干净的样子侧面印证了昨晚的一切并不是梦,Kylo Ren确实出现过。

拜托告诉我他不是整个晚上都待在这里,这太可怕了,Rey控制不住自己向上天祈求的心情,同时痛苦的希望没有真在睡梦中泄露Ahch-To坐标,出门就能目击几十架AT-M6和TIE齐齐开火的一幕。

好在虽然前者无从求证,后者相对公平的也没有发生。Rey推开门,两三个Caretaker正叮叮咣咣的敲打前天她用爆能枪打坏的石屋,她们回头瞥了一眼满脸无措的外来者,饱含敌视的交换几句当地语言后,转身继续完成修缮工程。

Rey再次松了口气,哀叹于这十几分钟内的心情竟然如同超空间跳跃一般复杂刺激。她带着隐瞒的愧疚和睡眠不足的疲惫去叫醒Luke,果不其然看到天行者满脸写着睡眠良好精神充沛,全身穿戴整齐的站在门口,仿佛正准备邀她一起去某个集市闲逛。

“你迟到了。”Luke双手抱臂,不满的看向她。

啊是的这怪谁,全赖你侄子。Rey愤恨的想,只敢在心底大声反击。

Luke没多说什么,扔给她一瓶绿奶后开始赶路。Rey神情复杂的看了一眼手中颜色诡异的奶制品,默默跟紧他攀上崎岖的岩石。Luke对这里的地形非常熟悉,顶着一头灰白的头发还能爬的比她还快些。

他们用了不少时间抵达悬崖,头顶不知名的海鸟用远比Porg轻巧美丽的姿势在小岛上方盘旋。Rey踮脚眺望远方,从这个高度能清楚的看到Ahch-To四周辽阔的大海,海水的无边无际的蓝比Jakku沙漠的黄要生机勃勃让她喜爱。

“你喜欢Ahch-To?”Luke仿佛看穿她内心所想。

“我从未见过大海,”Rey低头承认,“这里比我原来待的地方好太多,你知道的,Jakku就是个垃圾场,里面几乎什么也没有,除了看不到边的沙漠和穷凶极恶的暴徒。”

她带点不安的转向Luke,害怕他随意夸赞那个一文不值的星球又害怕他对此嗤之以鼻。Jakku毫无疑问让她憎恨,但也藏着她幼年最柔软的回忆,父亲手把手教她用枪,鼻子里喷出劣质烟草气味,母亲给她编发时粗糙的指尖偶尔擦过她的耳际,他们的面容早就随Jakku的风沙一起被吹散,她却固执的停留在那个垃圾场里不愿离开。

Luke看着海平面,煞有介事的撇撇嘴。

“Jakku的确不是个好地方,Tatooine也是。噢,那是我的故乡,我从小和叔叔婶婶一起住在那里,也是无边的沙漠。平常它的沙子是金色的,但在两颗太阳一齐落下的时候,地平线上的沙丘会被染的火红。”

Rey转向Luke,但他仍看向前方他记忆中的遥远星球。

“那是个糟糕的地方,糟糕透了,我以前几乎天天想着离开那里。”

“但现在,我却开始怀念它。”

Rey从他的尾音里听出了和自己相似的情感,她静静的看着他,从那蓝到透明的眼睛里看到了壮丽的双子落日,余晖下年轻天行者的金发熠熠发光,他沉默的望着地平线,直到夜晚的黑暗将他完全吞噬。

她在Jakku时也喜欢这样,傍晚换回廉价的脱水食物后她总会坐在改造后的AT-AT旁,一个人注视着夕阳,一天里的最后的温度能够给她一点聊胜于无的勇气去重复新的等待和失落。

Rey无端从Jakku的黄沙,从沙漠里无数次记数墙上印子时的孤独,想到Kylo Ren,想到在触碰光剑时自己看到的未来和过去的片段,年幼的绝地少年身旁围绕着窃窃私语,诱骗的,愤怒的,恐吓的,将他孤单的身影压垮。

为什么Kylo Ren会转向黑暗面?她想着,同时为自己正在不由自主的尝试了解他而感到讶异。

 “因为一个人不可能永远是好人,”Luke终于转过头,像个少年似的眨眨眼睛。“或是坏人,孩子,这取决于你如何定义好坏。”

Rey尴尬的摸摸鼻子,发现自己大概是把心里想的讲出来了,好在Luke似乎不大在意。

“我的侄子,Ben。”提到这个名字时Luke停顿了一下,“他并非毫无理由或征兆的选择黑暗,所有结局都可以找到最初选择某条道路的原因,而这些原因使我们强大,无论是他还是我。”

他摇摆着手中细长的野草,发出簌簌的声响。

“你呢,Rey,你成为绝地的原因又是什么?”

Luke将野草扔给Rey,看向她的眼里流露出一点符合年龄的睿智笑意,“这就是第一节课前你最需要明白的内容,等你想清楚后随时可以开课。”

 “哦还有,”刚走几步的Luke退回来拍了拍Rey的肩膀,“今天修炼前,Thala-siren的奶必须一滴不剩喝完。”

――To be continued

评论(1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