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头Fragments

三次元事多,间歇性产粮,约稿私信

【SW8/Reylo】May the Pregnancy be with You


-开脑洞的全员恶搞欢乐完结短篇,内含reylo和gingerpilot

-天行者大师坑了纯情小情侣的故事

-角色属于电影,崩坏属于我

-天哪我是多么希望他们能HE


##########


 “我怀孕了,孩子是你的。”

 对面Rey的第一句话就让Kylo直接当机。 

 “什……什么?”他艰难重启了一分钟后小心翼翼的开口。

 “你听到了。”

 “可是……我们甚至都还没……”

 “是原力连接。”Rey的声音难得的带上了一丝颤抖,这让Kylo的大脑也随之猛烈颤抖起来。

 “C3PO今早帮我检查的,Luke说连接超过一定次数就会怀上孩子。” 

 “你相信Luke Skywalker的鬼话?”

 “我还问了你外祖父,他也是这样说的,当年他母亲就是这样不知不觉怀上了他,这是天行者血脉的特质。”

Kylo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如同火焰中的绝地圣殿一样崩塌殆尽,昨天他还想着怎样才能亲吻到眼前女孩子的嘴唇,今天就空间跳跃到被告知要成为她肚子里孩子的爸爸了。

 “我不明白……这不可能……到底……”他反射性的想要找回自己的语言能力。

 而这很不幸被Rey误解为他拒绝承担责任的说辞。 

 “我会自己好好抚养这个孩子,”Rey的语调坚定到近乎悲壮,她伸手抚上自己十分平坦的小腹,这个动作在Kylo眼里无异于把手放在一颗快爆炸的质子鱼雷上。

 “抵抗军组织是他成长的地方,我不会让他选择黑暗面的。”

Kylo缓了一会才明白自己已经从敌军头领和毫无经验的准爸爸彻底降级为抛弃自己孩子的人渣。

 “等等我不……”

 “你不用说了,”Rey斩钉截铁的打断他。

 “再见,Ben。”

 留下被切断连接满脸无措的Kylo,宁愿选择不带光剑去单挑十艘歼星舰。

 


 “Hux将军,你怀孕过么?”

Hux完美的一天终结于这一句话。

 他早上起床泡了苦茶,梳了一个整齐漂亮的背头,教训了几个执行错误命令的军官,指挥歼星舰集火炮轰了一架载着BB-8起飞的X翼。

 目前为止一切都很完美,他喜滋滋的看着炮弹在X翼后留下烟花似的痕迹。

 直到Kylo Ren过来用原力掐着他的脖子问他这个傻逼问题。

 “这他妈什么鬼问……十分抱歉最高领袖,我想我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Kylo松开钳制住Hux的原力,看起来充满疑惑。

 “我还以为Millicent是你生的孩子。”

 “那他妈只是我养的猫!”

 “这样的话她的毛色怎么能够完美遗传你的发色?”

Hux早些时候喝的茶差点翻上来将自己呛死,“那是因为开始养的时候我选的就是姜黄色!”

 然而这个理由似乎不能让陷入混乱逻辑的Kylo相信。

 红发将军揉了揉刚刚被原力扯紧的领子让自己透透气,“请你明白,最高领袖,我是个男人,没有合理的生理结构去怀孕。”

 “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合理的,”Kylo心有余悸的开口,“原力都能让人怀孕了。”

 “什么?”Hux没听清。

 “没事,我只是想问你如果一个人让女孩子怀孕之后该怎么办?”

 “你让谁怀孕了?”Hux敏锐的切中要害。

 “不要随便猜测,这不关你的事。”Kylo语气冰冷,威慑性的将手放在十字光剑柄上。

 不关我的事为什么问我这种见鬼问题。眼看Kylo别在腰际的光剑蠢蠢欲动,Hux硬是把这句话咽了下去。他几乎可以肯定那个倒霉的女孩就是Rey了,毕竟除了她没有哪个意志坚强的傻瓜能忍受天天强制性和Kylo Ren长时间见面聊天。

 “很简单,要真心喜欢她的话就给她个早安吻,纵容让她带走点好玩的,比如猫之类的,在分别的时候承诺下次还会去见她。“Hux不耐烦的说。

Kylo看上去有点被说服了,“听起来有点道理。”

 “是吧。”

 “但这些和怀孕似乎没有关系,我想知道对方怀孕生孩子或者教育孩子的时候要注意些什么。”

 “最高领袖,你不如去问问Phasma,起码她从性别上比我更适合讨论怀孕这个话题。”Hux几乎是咬着牙把话说完。

Kylo点点头,觉得Hux难得的靠谱了一会,同时惊奇于自己居然从来没注意到Phasma也是个可以谈话的对象。

“再说,”Hux烦躁的摆摆手,试图把Kylo的身影从眼前晃走。“我上床的对象又不会怀孕我怎么会知道该怎么做。”

 看着Hux转身离开的背影,Kylo隐隐觉得他的话好像哪里不对。

 


Rey正在抵抗军基地的厕所里,扶着洗手池几乎把胆汁都吐出来。

 这太糟糕了,Rey看着镜子想,这世上还有什么比怀着敌军头领的孩子在厕所里孕吐更可怕的事情呢。

 当然有,就是怀着敌军头领的孩子在厕所里孕吐的时候被最好的朋友发现。

Finn站在厕所外,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

 “Rey!这他妈什么——!”他的高分贝尖叫被Rey眼疾手快的捂回嘴里。

 “嘘!嘘!”Rey不停的向他打眼色,尝试让他冷静下来。

 “没错我怀孕了。”五分钟后她拉着Finn找了个地方坐下,在Finn严厉的眼神下破罐子破摔的承认。

 “Kylo Ren的孩子?”

Rey悲哀的发现对她的好友来说这不是填空题而是只有单项选择的送分题。

 “你花太多时间和他原力连接聊天了。”Finn一针见血,“他怎么说?”

 “我觉得他看上去不像会抚养这个孩子,”Rey搅着双手挡住脸,“但我会好好把我和他的孩子养大。”

 “第一秩序的渣滓!”Finn义愤填膺的骂着,“居然不负责任!他们没一个好东西,抵抗军的男人就不会这样,我们从来敢做敢当!”

Rey拍拍他的手,从友人的愤怒里获得了一些安慰。

 “怎么了?”Poe被他们的讨论吸引,欢快的走过来。他看起来刚下X翼,身上还穿着战斗服,手里抱着一只和衣服颜色融于一体的姜黄色大猫,身后BB-8快乐的打着旋。

 “嘿!和你说过几遍了别老把她带回来!”Finn向Poe大声抗议。

 “为什么不?她的主人待她太差了,都不让她在地上开心的跑一下。”Poe揉搓橘猫的脖颈。“是不是,Millicent?”

 “她是只猫不是狗!”

 “有什么差别?”橘猫一爪子拍在Poe的脸颊上,他好脾气的将她抱开。“你们在这里讨论什么?”

 “Rey怀孕了刚刚在孕吐。”Finn赶在Rey伸手堵住他的嘴之前语气激动的把两人讨论的第一个重点捅了出来,让当事人只能别过脸假装镇静。

 “Kylo Ren的孩子?”

Rey悲哀的更正这大概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道送分题。

 “而且Kylo Ren这个渣滓头领不打算负责。”随后Finn令人欣慰的抓住了第二个重点。

 “第一秩序都是些不负责任的男人,”Poe仿佛颇有同感似的谴责,他看上去倒没有Finn那么吃惊,“他们只会在起床的时候给你个早安吻,拿猫做挡箭牌敷衍你,承诺下次会来找你但每次都是你去找他,事后你还得打理自己。”

 “坚强点,Rey,你有我们整个抵抗军做后盾。”他拍了拍Rey的肩膀,眼里全是理解和认真。

 获得鼓励的Rey感激的看着他,同时隐隐觉得他的话好像哪里不对。

 

 

Kylo找到Phasma的时候对方正在强迫她的冲锋队绕着歼星舰跑步,介于刚刚Hux几乎直接看穿了他的目的,他决定和Phasma说的委婉一些。

 “Phasma队长,”Kylo谨慎开口,“我有事和你讨论一下。”

Phasma点点头,“请说。”她的声音透过头盔显得十分沉闷。

 “你对一个生命的诞生怎么看?”Kylo精挑细选了一个看上去模棱两可的命题。

 “我很欣喜于他们的到来,这里每个新冲锋队队员对我来说都是新生命,”

Kylo内心表示同意,尤其是欣喜这部分,“我想我也是,虽然我还不太清楚他是怎么到来的,有可能是原力?”

 “他们到来的方式有很多种,但我从来不在乎这一点。”

 “有时候方式的确不那么重要。”

 “没错,他们成为什么样的士兵才是最重要的。我将自己视为引导者,甚至是母亲这样孕育孩子使孩子成长的角色。”

 母亲、孕育、孩子、成长这些词迅速抓住了Kylo的注意力,他不由得感叹Phasma虽然不怎么喜欢说话但从任何角度来看都比Hux靠谱一百倍。

 “那你作为他们的母亲,对孩子的成长需要做什么?”Kylo顺着她的思路继续。

 “从小给他们灌输忠于第一秩序的思想,让他们效忠于我以及第一秩序。”Phasma毫不犹豫的回答。

Kylo心想这一条如果实行起来,Rey大概会开着千年隼把自己炸上天。

 “还有其他的吗?”

 “一定程度的重视也很重要,我能记住他们所有人的编号。”

 这条不错,Kylo点头默默记下,同时可惜目前Rey的肚子里大概只有一个名字需要自己记住。

 “还需要以身作则,战斗的时候我会站在最前线,平时操练的内容我能双倍于他们完成。”

 也就是说孩子未来的原力训练需要自己亲手教导,Kylo脑中开始规划如何把歼星舰的一部分改造成训练室。

 “你是一个优秀的指挥官和母亲。”Kylo对Phasma表示真心的赞赏。“我希望自己也能成为一位这样的父亲。”

 这句莫名奇妙的话让Phasma一下子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她向来不喜欢深究问题,只是点了点头。

 “我认为你可以开办一个关于教育的演讲,请抵抗军的高层来做听众,”Kylo突然想到一个点子,“告诉她……他们抵抗军,第一秩序的每一部分都很完美,包括教育方式,有许多像你这样的好母亲,我们完全可以成为合格的父母。”

 隔着头盔Kylo感觉到Phasma一脸震惊的看向他。

 “这能够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他不得不追加了一句以掩饰自己的意图。

Phasma彻底糊涂了,头一次产生了刨根问底的想法,但看着明显不准备继续解释下去的Kylo Ren她不得不艰难的把好奇心深深埋葬。

 “没有问题,时间地点定好后我可以直接参加。”Phasma努力调整回死板的语气,“请最高领袖在发邀请函的时候顺便告诉抵抗军的FN-2187,上次交战时他打伤了我一半的队员,希望他能站出来负点责任。”

Kylo点点头,开始编短讯发给Rey。

 

 

Rey收到短讯的时候,Finn和Poe正一左一右的安慰她,Poe坚持把Millicent放到Rey的怀里。

 “抚摸猫皮毛的时候能使心情放松,”Poe一本正经,“对肚子里的孩子有好处,你可以试着照顾一下Millicent来模拟以后怎么照顾孩子。”

 “Rey她已经要有一个孩子照顾了,你还再给她找只猫?”

 “只是一段时间而已,我还要把她还回去呢。”

 两人激烈的争论声让Rey差点再次吐起来,她感受到通讯器的震动,翻出来发现Ben Solo两个单词醒目的显示在全息屏幕上。

 “你居然现在还叫他Ben Solo?”Finn不满的抗议,让Rey格外不好意思起来。

 “希望不是拿孩子威胁我。”她心情复杂的点开。

 “孩子现在是在你肚子里。”Poe更正了这个没有逻辑的猜测,把头凑过来一起看。


(短讯)

Rey,我想上次连接时有些误会,我们可以当面说清楚。同时我邀请你参加明天Phasma队长关于教育的演讲,你可以带些愿意听的人来,Phasma是个十分优秀的母亲,对教育孩子非常有心得。


P.S.:Phasma队长希望你能转告FN-2187,让他站出来对她的孩子负点责任。

(短讯) 


Finn的念信声在最后的P.S.处可笑的收断,他抬起头,发现身边一男一女一个机器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他脸上。

 “什么?”他感觉自己的声音从天边传来。

 “你看到了。”Rey的视线如同强烈的红外线,让Finn的大脑熊熊燃烧,他感觉自己的脑细胞正在烈火中飞速的流失。

 “可是……我们从来都没……”

 “这很有可能,毕竟原力都能让Rey怀孕了。”Poe冷静的语调完全没能起任何作用,反而再给Finn的头上浇了一桶油。

 “我不明白……这不可能……到底……”Finn只能绝望的看向BB-8,后者害怕的向后滚了一步。

 “你们男人的说辞都一样,”Rey声调带着恼怒,“Ben之前也是这样说的!”

 “做个男子汉负起责任来,抵抗军的男人从来敢作敢当。”Poe把手搭在Finn的肩上,彻底压垮了无法思考的前冲锋队队员。

 在模糊的视线里,Finn看到了全身穿着铮亮盔甲,比他高半个头的Phasma缓缓向他走来,左手拿着爆能枪,右手抱着一个襁褓。

 “FN-2187,”Phasma死板的声音在他耳里竟然听出了一丝甜蜜,她把襁褓转向他,“来看看你的孩子。”

Finn神志不清的低头,襁褓里的孩子转过身来,脑袋上戴着一个硕大的暴风兵头盔。

 “I am your son,father.”瓮声瓮气的声音从头盔后传来。

 “NOOOOOOOOOO!”Finn大叫着,晕了过去。

 

  

Rey和Poe不得不把陷入昏迷说着胡话的Finn扛到医疗室,好在医疗兵诊断后只是说他收到了强烈的刺激需要静养。随后Poe也带着Millicent出去遛弯了,留下Rey一个人坐在医疗室外。

 这不公平,Rey叹气抚着自己的小腹,我和孩子也需要静养。

 她开始就接下来先告诉谁自己怀孕的事陷入激烈的思想斗争,毕竟几个月之后,她的肚子就会告诉所有人。好在上天马上帮她做出了选择,Rey听见走近的脚步声后抬起头,发现Leia站在面前。

 “我找了你半天,孩子。”Leia笑着说,“我是来给你送药的。”

 什么药,Rey一时没反应过来反射性开口,“谢谢你,将军,但我想我现在不能随便吃药。”

 这句话明显让Leia有点迷惑,她干脆坐在Rey的身边。“怎么了?”

 十几架X翼在Rey混乱的内心横冲直撞,她强迫自己去直面Leia深褐色的眼睛,它们的颜色和形状和Kylo一样漂亮。

 “我怀孕了。”Rey像挤压没剩多少的牙膏一样痛苦挤出每个音节。而且你要当祖母了,当然这句话她只敢留在心里。

Leia的表情活像Rey在她眼前引爆了一颗死星。

 “Ben的孩子?”她不必要的轻声细语,仿佛害怕大声点就会把Rey吓跑。

Rey拘束的点点头,虽然已经多次面对太准确的猜测,对方是孩子祖母还是第一次,她紧张的仔细观察Leia每一个神情,生怕错过了什么。

 下一秒她就被拉近Leia的怀里,抵抗军将军像一位温柔的母亲一样用手轻轻梳理她的背脊,她身上属于年长者的温暖让Rey差点没出息的痛哭出来。

 “我很高兴,他竟然能找到你这么好的女孩,而且你们还有了孩子。”

 “谢谢。”Rey不好意思的抽着鼻子,同样没敢告诉Leia接下来她估计要独自抚养他们的孩子了。

 “什么时候的事?”

 “今天早上,我起床后吐得太厉害,去找了C3PO和Luke,他们告诉我的。”Rey如实相告。

 “等等,”Leia突然发现了什么似的。“你去找了Luke?”

 “嗯,他说原力连接超过一定次数就会怀上孩子,您的父亲也这样说了。”

Leia的脸上先是一阵长久的困惑和思考,然后转变成一股不明来源的恼怒,混合着被努力抑制的笑意,最后后者彻底压倒前者,忍不住低头放声大笑起来。

 “怎么了?”Rey看着她的表情变化胆战心惊,上次Leia出现类似的反应还是因为千年隼上的Porg把取暖器偷回自己的鸟巢结果烧光了头上的羽毛。

 “哦天哪,”Leia不得不捂住脸,“我得先和你道歉,Luke这个玩笑开得太大了。”

 她抓住一脸茫然的Rey的手,这让Rey心里更加紧张。

 “你没有怀孕,Rey。”Leia努力停止大笑用最严肃的表情面对她,“这个原力连接的作用是Luke乱编的。”

 “……什么?”这回轮到Rey眼前的死星爆炸了。

 “他大概是想找点乐子。至于C3PO,他对怀孕这些事一窍不通。”

 “可是我真的吐得很厉害……”Rey拼命的想要找到一点依据。

 “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了,”Leia从口袋里取出一瓶药,“你昨天吃了这里的海鲜,当地人和我说可能会导致短期呕吐,我正准备拿药给你看看能不能用上。”

Rey看着Leia手中的药,觉得世界在自己周围旋转。

 这才是世上最可怕的事,她悲愤的想,我宁愿选择现在不带光剑去单挑十艘歼星舰。

 “没事的,”Leia再一次大笑着揽住她发热的脑袋,“我依旧很期待你和Ben的孩子,迟一点也没有关系。”

 这句话让Rey把头更深的埋在抵抗军将军柔软的怀抱里。

 

 

 直到晚上,原力才重新连接起Kylo和心情忐忑的Rey,一片黑暗里她还没辨清周围就被Kylo一把抓住手臂,动作之大把她吓了一大跳。

 “我们需要谈谈,”Kylo抢先开口,他似乎是害怕她逃走,毫无必要的牢牢拽住她的前臂。Rey抬起头,在他直视自己的眼里看到前所未有的焦虑和认真。

 “我今天问了很多人如何照顾一个孩子,我想自己可以成为一个合格的父亲。”

Kylo的语速因微微急躁不安而加快,左手顺着Rey的手臂下滑,最终扣住她的手掌,这次他没有戴皮革手套,指纹柔和的擦过她的掌心。他引导Rey的手慢慢贴合在她平坦的腹部上,而后将自己的手掌整个覆盖上去。

 “我希望我能和你一起,把他抚养成银河系最厉害的孩子。”

 “你愿意嫁给我吗,Rey?”

Rey听见心脏疯狂搏动的声音,她分不清这来自自己,来自Kylo,或者两者都有。眼前男人的语调太过坚定和郑重,仿佛马上就要要单膝跪下。

 而下一秒他真的单膝跪下,仰头等着她的答案。

 天哪,我可以永远这样注视着他认真的脸,这比Ahch-To上黑暗面的诱惑致命百倍,Rey的大脑一片混乱,喉管像被堵住似的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和我一起,我请求你。”他微微透露出紧张的眼神和Crait分别时的一模一样。

 “等等!等一下!”Rey开始理解Finn昏过去时激动的心情了,她奋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拉起仍紧握她的手的Kylo,这个反应让后者迅速扣牢她的手心。

 “事实上,”Rey艰难的抬头看着站起来高她快一个头的Kylo,逼迫自己用同样艰难的语气开口,这简直比让她向所有人坦白她怀孕了还难。

 “我没有怀孕。”

 “……什么?”Kylo一下子没听明白。

 “我没有怀孕,Ben,这是个误会,原力连接不能让人怀上孩子。”Rey尽量把语速放慢音量放低,希望能够最大程度减轻对他的刺激。

 “可你……”

 “是我早上弄错了,真的很抱歉。”Rey的内心被愧疚来回大力捶打。

Kylo一脸茫然而无措,像反刍的牛似的努力而缓慢消化Rey说的每个单词,许久之后终于虚弱的低下头。

 “我……给他亲手搭了摇床。”

 他指向身后,高大的身影看上去都有点可笑的沮丧了。Rey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到一个黑红配色的金属摇床,她可以肯定床上的布幔来自Kylo的披风。

 “非常好看。”她违心赞美。

 “我还准备了玩具。”

 他掏出一个小巧的Darth Vader头盔模型,Rey从材料猜测大概是用被他先前砸烂的头盔辛苦改做的。

 “肯定很受小孩喜欢。”她的负疚感越来越深。

Kylo没有继续说下去,沉默盯着那个古怪的摇床,Rey几乎快以为他要愤怒的切断连接了。

 “虽然这些现在没能用上,”良久之后,他鼓足勇气似的回过头,“但将来有一天我们会用上是吗?”

 他直直的看向Rey,脸上的表情还带先前的沮丧,莫名可怜又傻气得可爱,像是原先自信于这个问题现在突然又害怕听到Rey的回答,这让她慌乱的情绪忽然消失,不知道该微笑还是哭泣。

 但Rey知道这个问题的含义,以及对自己来说的唯一选项。

 “我想是的。”她听见自己努力清楚的去回应他。

 随后Rey放任自己踮起脚,抬手环住Kylo的脖颈将他拉近,近到能够碰到他的鼻尖。

Kylo 握住她的手微不可察的收紧,紧张兮兮的脸上终于放松,露出了一点让Rey觉得十分好看的笑容。他用空着的那只手揽住Rey的腰,将自己的脸贴在她耳边。

 “那你允许我们为这一天再做点努力吗?”他低声说,带着愉快的尾音。

 “这就有关于你问我的第一个问题了,”被他的情绪感染的Rey低笑着将他推开一些,看向略显不解的男人。

 “我的回答一直不会变,答案是‘我愿意’。”

 黑暗中Rey借着歼星舰外零星的星光看见Kylo带着笑意的眼尾,而后他轻轻的吻了下来。

 

 ——End?



当天晚上,Leia找到混乱的源头Luke并将他揍了一顿(Luke:嘿只是个玩笑,而且这不好玩吗),同样受害的还有Anakin(一脸懵逼的原力鬼Anakin:早上突然来了个小姑娘问我的母亲是不是莫名其妙的怀上我的,我说是,她就走了,所以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第二天早上,有人目睹到第一秩序的高层红发将军出入抵抗军组织基地王牌飞行员的卧室,并且在乘坐飞船离开的时候还抱了一只猫(坚决不承认自己是Hux将军的红发人士:我只是来拿我的猫的!)。

 

第二天下午,参加Phasma教育讲座的最后只有Finn一人,他被目击到背着一大袋婴幼儿用品。

 

我们还知道的是,许久以后,Kylo Ren做的摇床和玩具的确排上了用场。


——True End


评论(53)

热度(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