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头Fragments

三次元事多,间歇性产粮,约稿私信

【SW8/Reylo】A Hundred Calls (3)


Kylo Ren的一天在一片平静中开始,介于睡眠质量非常之差,他从不依赖闹钟就可以准时醒来。清醒后他习惯性转向床边时钟,发现比平常多睡了一个小时。

这对Kylo来说是一件极其难得的事,他起身穿衣洗漱,回想昨天睡得确实很熟,没有中途惊醒或者做任何无意义的梦,记忆直接从闭眼中断到睁眼。而良好的睡眠着实给了他点甜头,让他在早上时常莫名愤怒的大脑舒适许多。

他内心不得不承认是因为Rey,不管是连接传递的困倦还是她平静入睡的样子,又或许后者所占比重更大些。

Kylo翻出手套,皮革上的热度已经褪去,但仍留有一些因为高温裂开的细纹,他试着用手指抚平它们,那些微小的开口还是倔强立着。

他停顿了一下,依旧将手套戴起来,出门去找最高领袖。事实上,现在第一秩序高层除了Hux和Phasma其余人都十分清闲,而这两位工作狂方向也极端不一致,前者热爱从头到尾塞满发言的会议,后者热爱从头到尾一言不发的操练。

两边暴风兵向他致意,Kylo能够隔着头盔感受到他们的畏惧远大于敬意。他不予理会,直到拐角处才遇到第一个面不改色的人——Phasma穿着铮亮的铬盔甲领着一队冲锋队员从另一端走来。

“今天依旧没有指示,你不用去找最高领袖。Hux将军刚去另一艘歼星舰上观察战况,所以也没有会议。”她好心告诉Kylo,语调里带着难以察觉的庆幸。

Kylo微微点头表示感谢,Phasma令人欣慰的没有多话,带着她的队员径直离开。无事可做的Kylo走到战机停放的仓库[1],这里透过玻璃可以近距离观赏第一秩序的TIE起飞出击。

他一个人站着,觉得自己在等待着什么,却又说不出具体。他沉默注视着战机起起落落,一队队暴风兵来回巡视。

直到在引擎声中隐约有翻滚的雷声,星星点点雨滴落在他脸上。

Kylo转过身,看到来不及收回脸上笑容的Rey,她穿着一件被打湿的斗篷,手向他这边伸展着,似乎正在接飘落的雨水。然而就在连接上的一瞬间,她脸上残留的傻气笑意马上调转成一种仇视紧张的神情,速度太快而让Kylo不由得烦躁起来。

“为什么原力要连接我们俩?你和我?”他直视对方开口。 

 

十分钟后Kylo确认这是一次成功的会面,他们的每一句话都符合第一秩序武士和抵抗军绝地学徒相互开炮攻击的立场。Rey看起来恨不得再给他两枪,她出生Jakku却奇异的贫乏于脏话,辛苦挑拣词汇后只会大声咒骂他凶手小人怪物,同时幼稚的宣布是自己赢了。

Kylo不愿意把交谈拉到小孩子互相攻击对方衣着打扮的地步,走近她大方承认自己就是个怪物。他并不觉得受到伤害,她对他的理解甚至直接切中本质——他渴望获得一个怪物该拥有的力量,至于这股力量会将人变成凶手、疯子或者杀人狂,他完全不在意。

Rey反而被他的直接给镇住,舌头打结似的无法继续说下去。Kylo推断她可能没怎么吵过架,大部分时间都是抄起长棍直接动手。

连接就此断开,他抹去脸上的雨水,心想至少从努力让自己感冒而死这点上来说,她的确赢了。

 

事实证明原力没有这么容易放过他们,Kylo在卧室内擦干头发时,Rey再一次出现。她背对着他,举着一根奇怪的长木棍,扫视着脚前空地像是在寻找什么。

“你在干什么?”Kylo看着她奇怪的举动忍不住发问。

Rey回过头,或许是因为上一次对话Kylo的坦率承认,这次她的眼里没有惊讶或仇视,反而带着点尴尬。

“捕鱼吃。”他意外的获得她的回答,这倒是个良好的开始,介于一个小时之前她第一句话就是你这个凶手小人。

Kylo才发现她拿着的奇怪木棍是根有着劣质叉头的鱼叉,马上明白大概是Luke Skywalker的修炼,他以前在天行者手下做学徒的时候也会面对些奇奇怪怪的任务,有一次甚至被要求满世界的捉一只Rancor。

他走到Rey身旁,对方举着鱼叉没有理会,聚精会神的盯着(他估计是一片海的)前方,以一种胡乱投掷的手法猛地将鱼叉扔了出去。

他听见金属穿入水中的声音,里面夹杂着鱼类惊慌摆尾游走的哗啦声。Rey重新拿起鱼叉,上面什么也没有。

“你就不能离远点吗?”她转头开始抱怨。

Kylo很想提醒她自己哪怕站在鱼上面都对她的命中率没有影响,不过或许他站上去以后她还能扔得更准些。

她又扔了几次,扬起的海水溅了两人一头一脸,这或许一种新的报复方式。

“你需要一个老师,你拿鱼叉的手法是错的。”他盯着她的动作思考再三最终开口。

Rey看着他一脸茫然,仿佛刚刚收到黑暗面的邀请。

“这样,”Kylo解下腰间的十字光剑柄,这个动作让Rey微微后缩,但还是坚定的靠过来。

“要托着木棍部分,不要反着握。”Kylo托着自己的光剑柄做示范,“除非你的目标是脚下的鱼,否则只用右手出力就可以,左手主要作辅助,用太多力会扰乱出叉的方向[2]。”

“这样?”Rey翻转右手,按照Kylo的姿势托着那根简陋的鱼叉。

“太上,方向会不准。”

Kylo收好光剑从她身后贴近,伸手将她拿着的鱼叉向上抽了一小段。他用戴着手套的右手托住她的整个右手手背,稍稍用劲示意放松,左手扣在她腰上,向外调整上身的角度。

“右手放松点好瞄准,出手的最后一刻再用力。记得扔出去的时候用上腰部力量会更快。”他抵着她的背部说。

Rey要确认他的指示似的仰头转过来,脑后的发髻擦过他的下巴。Kylo这才意识到自己靠得有点近,应该说太近了些。他清楚的看到她淡褐色虹膜上放射状的花纹,包裹其中的瞳孔像无底深渊引诱他跳下去。她手上的温度,以及劲瘦腰部里蕴含的力量都模糊而清晰。他知道这个力量能让她迅速从床上一跃而起给自己一记爆能枪。

这让Kylo带点尴尬的猛然放手退开,不得不承认刚刚自己脑中的每一个元素都十分危险,不管是深渊、爆能枪,还是床。

Rey毫无察觉,奇异的对他的靠近和离开都没有抵触,她用眼神询问他自己的姿势是否正确。

“可以,记得对准鱼下方一点出手,水有折射。”他最后补充道。

她回过头,小心翼翼瞄准某条对于Kylo无形的鱼掷了出去,然而还是一无所获,以Kylo的角度来说她的刚刚的架势已经很标准,只是手感一次两次很难体会到。

“我的问题,”Rey语调有点沮丧,“我之前完全没有捕过鱼。”

Kylo想起在此之前Rey一个人生活在Jakku,一个连水都奢侈的星球,说不定她是第一次认识鱼这种生物,这让他心底升起一点莫名的情绪。

“还有一个方法,”Kylo看着她,“你可以用原力。”

“原力?”Rey瞪大眼睛。

“用原力感知鱼的位置。”他嗤笑出声,“不要以为原力就是神秘高贵的力量,事实上它光明的一面和共和国的过去一样腐朽可笑。”

“这不是用原力叉鱼的理由。”

“或者你可以选择和晚餐道别,”Kylo抱着双手,“不用我教你吧,只要出手够快就可以。”

Rey的脸上天人交战,挣扎了一番还是屈从于饥饿。她用力握紧鱼叉闭上眼睛,Kylo能感受到一股能量正在包裹住她的全身,纯粹而耀眼。那是光明面的力量,他从来对此仇视至极,但却不觉得使用它的Rey让人厌恶。

她集中精神,而同时也无意让连接他们的原力越来越强,周围模糊的景象从雾气一般的障碍之后慢慢显现,Kylo看见她身旁的礁石,沙滩,还有游曳在海水里的鱼,它们摆动尾鳍的力度,下一秒的轨迹。

现在!Kylo对她发出指示,他甚至还没有开口出声,指令瞬间通过太强的连接导入Rey心里,她闪电般投掷出手,鱼叉拖出一条迅疾的直线射入水中,水花四溅。

“你是一个很好的学生,和我一起,我能教导你的不仅仅是这些。”Kylo看着被刺中而徒劳挣扎的鱼,相信她明白自己指的是什么。

Rey捞起鱼回头,他以为接下来是狠狠的咒骂。

“谢谢。”她却直视他的眼睛轻声开口,语速太快同时又后悔一般将尾音斩断在口中,留下一个迅疾而含糊的字眼。

但Kylo听得异常清楚,她此时的模糊的声音和心里的情绪从连接另一端一并传递过来,她拒绝的意愿是这样坚定,但心思却像凌乱的毛线团,他找不到头也找不到尾,无法从其中分辨出她为何道谢,为捕到的鱼,为他的夸赞,还是其他什么,只能任其缠绕得越来越紧无法解开。

“不用。”他低头,同样不知道自己为何回应她毫无缘由的感谢。

连接断开,这次Rey没有睡着,而是认真的看向他。在她的身影消失之时,Kylo恍惚听到她心底一声犹豫而细微的叹息。 


[1]这个没有考据,是我根据模糊的背景猜测的。如果有人知道Kylo站的地方是啥请告诉我orz。

[2]鱼叉这段我看一些叉鱼视频脑补的,大家不要信,不要信。

——To be continued

评论(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