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头Fragments

三次元事多,间歇性产粮,约稿私信

【锤基】Following Your Heart (2)


《阿斯加德Loki之殇》的成功试演在一定程度上让Loki的成就感提高不少。在把Sif放逐到中庭之后,向他提出意见的声音小了很多,剩下的三勇士都自请去彩虹桥做清扫工作以免无意得罪现在这位因热衷编排舞台剧而阴晴不定的众神之父。

中庭,Loki把右手放在唇上轻轻摩挲。他当然记得Thor也那里,和他那群奇装异服的朋友们,还有他脆弱的地球情人。

想到这里Loki撇了撇嘴,没来由的觉得这时候看看Thor在干什么,再用魔法让他出出丑是件挺有趣的事。准确来说,他对一切能让Thor和情人在一起时感到不爽的事情都乐此不疲。

除Heimdallr的眼睛以外,还有许多方法可以俯瞰九界。Loki回到无人的卧室施展魔法,定位传送自己的意识。

一阵天旋地转的眩晕感后,他直接来到熟悉的中庭。Loki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他那有着一头耀眼金发的哥哥:Thor几乎比身旁的人类高出半个头,他没有身着神域的服装,反而穿着件看上去价值不菲的暗红色长外套,平日里随意打理的长发妥帖的束在脑后。盛装的雷神和条灵活健壮的鳐鱼似的穿梭在人流里,潇洒自在的样子仿佛马上要参加一场中庭婚礼。

一场觥筹交错的酒会?再来段窃窃私语的贴面舞?最后音乐结束时像个傻子似的从裤兜里掏出越大越好的矿物单膝跪地,请求对方把短暂的一辈子都售卖给自己?Loki托着下巴,脑子里瞬间闪过无数种可能性和对应的无数种让Thor出丑的方法,权衡几秒后还是决定暂时跟着他来评估哪种方法最棒。

被盘算的Thor对弟弟无形的视线毫无自觉,径直走进一栋高楼。Loki抬头,这才意识到面前是Tony Stark改装后的复仇者大厦。

所以他是想让那群热爱变装聚会的新朋友们像猴子一样载歌载舞庆祝他的求婚仪式,邪神不快的下着结论,那大概只有让Thor脱光衣服,当着他情人一面跳着肚皮舞,一面把裤兜里的大钻戒扔进香槟池里才能够稍稍满足自己了。

他让意识紧跟在大厦里行走的Thor,他的哥哥看起来对中庭科技的脆弱还算熟悉,乘坐电梯时拍打按键都明显带着点小心翼翼。

“瞧瞧谁来了。”电梯门一开,Tony Stark就如同嗅到血腥的鲨鱼,敏捷的端着酒杯游过来。“我还以为准时是神域人的好品德呢。”

“到这里要花不少时间,遇到你们中庭人说的,晚高峰。”Thor看起来有点无奈和后怕,“我可是坐地铁过来的”。

“对比那些带着老虎和豹子出行的国家王子规格,你这个星球王子简直是低调的可怕。”Tony以一种宴会主人的架势随意拍拍Thor的后背,“现在大家可以和我们的惊爆点男主聊聊他的第一次rush hour经历了”。

随即他无视Thor的大声抗议,故意将他留在大群被引来的镁光灯下,自己和一旁的Bruce潇洒走开,讨论起新论文发Nature还是Science。

这下除了被傻瓜朋友目睹,明天中庭的头条也要登上Thor裸体跳肚皮舞的新闻了。Loki看着试图挤出记者群的Thor,认真花费半秒思考等会控制他时要不要给他留条底裤。

 

 

事情的发展却让恶作剧之神失望了,别说跳舞求婚,Thor那碍眼的地球情人甚至都没有出现。白等几个小时的Loki睡意阑珊,意识几度中断。他强撑着睁眼,看到Thor正独自在窗边饮酒,窗外霓虹灯的光芒在他脸上流转,让他的表情有些遥远而不真切。

Loki无比熟悉于这样静静看着Thor,却不熟悉他现在的表情。他的哥哥从来只有一种情绪写在脸上,隔着半英里自己就能读懂,现在这种细腻复杂的神情就像是强行把一位8号的女士塞进2号连衣裙里一样让他无比别扭。

“无意打扰,”Tony的声音打断了Loki的注视。见鬼的中庭人,那种就来打扰你的腔调让Loki恨不得控制身边客人把红酒淋在那张嚣张又八卦的脸上。

“你那个女友Jane呢?你不知道有一半和我搭讪的女士像记者一样用这个问题炮轰我,简直击碎了我的心,让我完全没法好好喝酒”。

这个尖锐直接的提问倒是让Loki十分欣赏,他乐于看到Thor窘迫的样子,决定暂时放过Tony的俊脸和高级定制西装。

被提问的人顿了一下回过头来,出乎意料没有尴尬或者恼怒,“我们需要分开冷静一下,彼此都是。说实话我认为这大概需要持续很长时间。”[1]

这的确是Loki始料未及的。Thor表现得如此平静自然,简直让人以为下一秒他又要傻笑着大喊这是一个有趣的玩笑了,而事实上他获得这样的幽默细胞之路比彩虹桥到地球近不了多少。

他们分开了,结局就如同我在飞船上曾向他预言过的一样。Loki还在试图将注意力转移到筹备了几个小时的恶作剧莫名失败的恼怒上,但Thor的话直接给了他当胸一拳,又快又狠,无数复杂的念头和情感随着这一击像是海底火山的气泡从开裂的胸腔中纷纷冒出。该死,Loki在狠狠咒骂自己的同时悲哀的发现他哥哥从来都能随意打破他悉心维持的平静,从来都能。

“可以预料,异星恋。”TonyStark强行创造词语,又一次打断Loki的思绪,也不知道他是真的预料过还是随意找个理由强撑面子。

“这下你有充分而正直的理由回应在场单身女士们的期待了,就用你这个简单的答案。”

Thor耸耸肩表示并不赞同,看上去甚至有点疲惫。“你不如用我准备离场的现实来断绝这些期待,方便告诉我卧室在哪吗?”

“……Jarvis可以带你过去。”Tony语气里透露出对Thor低落的情绪的震惊,甚至忘了调侃。

但Thor没有直接离开,Loki敏锐地在他眼里捕捉到一丝欲言又止。“从Sokovia带回来的权杖保存在哪?”

“大厦最严密的屋子里,在那里它无害的像个受洗婴儿。”

“我准备先暂时把它带在身边,权杖是Loki经手过的,他……它在我身边可以安全些。”Thor毫无意义的理了理袖口掩饰自己生硬的语句转折。

“没问题,”言语上同意的Tony看起来仍对这个理由抱有很大怀疑。“只要你别对着它撸就可以,嘿!”他的玩笑被经过的Natasha一个凶狠的肘击打断。

Thor尴尬的眨眨眼,告别用眼神对铁人表示警告的Natasha和对此毫无畏惧并回以挑衅的Tony。Loki静静看着他走远的背影,起身向一位穿着鱼尾裙的女士挥手施法,随后慢慢跟了上去。

“神域人真是无法理解而且毫无幽默感。”Tony向Natasha抱怨,预料到Thor分手的他没能预料到的是,下一秒远处一位身着鱼尾裙,神色迷茫的陌生女士以一种和窈窕身材极不相称,三步上篮一般的姿势冲来,迅猛而精准地将手中整杯红酒扣在他那颗聪明的脑袋上。


[1]按电影线这时他和Jane还没有分手,这里稍作改动。

——To be continued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