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头Fragments

三次元事多,间歇性产粮,约稿私信

【锤基】Following Your Heart (3)


所以见鬼的我现在是在干什么,Loki咬牙抱怨。Thor回到卧室后就保持一个姿势紧盯权杖,邪神很怀疑他的哥哥能够这样站着直到哪天眼里迸出红外线在杖柄上烧出个洞来。

他紧紧盯着Thor,Thor紧紧盯着权杖,这个滑稽的三方阵势就这样微妙维持着。Thor的眼神里没有他原设想的紧张和戒备,反而莫名温柔,甚至掺杂了些许让Loki眼花的怀念。

仿佛一个世纪之后,那双形状漂亮的蓝眼睛终于眨了眨,随即是一个同等漂亮的嘴角弧度。Loki愣了几秒,几乎无法确认他是笑了,因为笑容出现太快消失太快,迅疾如蜂鸟振翅。Thor将左手放上权杖,手指随着杖柄缓慢起伏,仿佛在爱抚战马的鬃毛或者情人的背脊。他的动作太过于清晰,Loki的后颈甚至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热意,这股热意曾来自于同一双手的指尖。他能够感受到它正在扩大,像是缓慢浇筑进滚烫的岩浆,热量不受控制的渗入四肢百骸。

他原来站在权杖前,盘算等会可以毫无阻碍的拿走魔方,然后开始肆意找点乐子,组建军队践踏别的星球什么的。但又突然感到厌倦,对魔方,对战争,对一切的一切,Thor触碰权杖的动作让他产生了饱腹感般奇异的满足,断绝了大脑里那些宏大邪恶的计划,只能如此盲目而短视的看到眼前。

Loki搓揉后颈,奋力想要把那股让他疲懒的炽热感抹去。看着Thor堪称细腻温柔的手部动作,他悲哀的希望自己的哥哥不是真像Tony Stark说的那样对这个破手杖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打算。

仿佛能感知Loki的思考似的,Thor随即放下权杖慢慢走到了他右边。Loki向右抬眼,他的身高略低于Thor,所以每次都需要稍稍抬眼仰视才能完整地看到雷神的所有表情。这也是他在人生中最常做的事情,仰望他那高大英俊的哥哥,生活在所有对雷霆之神盛赞歌颂堆积出的阴影之下。

可惜Thor感觉不到,他只是神情肃穆的看着权杖,悄声开口。他的声音太过低沉,几近耳语。

祈求我弟弟英勇的灵魂能在英灵殿得到永生。

Loki猛地转身,魔法的剧烈波动让权杖发生细微震动。

该死,他赶紧平稳好传输魔法,好在Thor十分专注并没有在意。

雷神沙哑的悼词声和邪神过快的心跳声纠缠在一起,Loki死死盯着Thor低垂的蓝眼睛,用尽最后一丝挣扎想要在其中找到丁点虚伪或敷衍,但那片汪洋里的认真却反将他牢牢地钉死在原地。

他是在真心为我哀悼。

我曾问他是否会为我的死亡哀悼,而他做到了。

他这样注视权杖的时候,是否是因为怀念我?

他怀念我的时候,是否只是希望原来那个‘乖巧’的弟弟回来?

他希望我回来的时候,是否只是妄图减轻他那愚蠢而自以为是的负疚感?

 

伟大的牺牲不该哀悼,应该与喜悦相伴。

Loki由衷的希望Thor能明白这些,他无法看穿Thor是在哀悼什么,为自己那可笑的牺牲?亦或只是为了自己?

如果是前者,只是前者,他难以控制自己疯狂生长的思绪。

我想我会亲手用小刀把他那颗漂亮的心脏,一点一点挖出来。

 

  

这不是Loki第一次有这样的想法,他看着祷告完毕熟睡的Thor,权杖的莹莹蓝光下,那下巴线条格外熟悉。他承认对Thor的恨意来由已久,就像Odin一定会选择将他从冰冷的石头上抱回神域一样,命运三女神的纱线在开始之前就已决定方向。

对Loki来说这是个久远的故事,和所有一起长大的兄弟一样,神域的两位王子在小时连体婴一般亲密无间。他们在威严的众神之父Odin和善良的神后Frigga的庇护下茁壮成长,像两只还未长出鬃毛的幼狮,喜爱用一切推搡打闹还有奋力骑在对方身上的方式来彰显自己的强大和主动权。

在大人眼里有时他们也做些越线的坏事,或许可以直接点,Loki熟练于这些越线的坏事。早在八岁刚学会变形术的时候,他就出于有趣变成Thor最喜欢的蛇,当后者欢喜的托起自己时,他大笑着变回来捅了满脸惊愕的Thor一刀。

“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由惊转怒的Thor几乎是隔天就将他放出的话付诸实践,说到做到一向是他的美德。Thor对于魔法并不热衷,因此报复方式非常简单粗暴:直接用蛮力砸断了Loki最爱的头盔左边的长角。

“该修修你的牛角了,Audhumbla[1]!”金发王子因行凶得逞嚣张大喊,将可怜的头盔扔给怒火中烧的Loki。作为反击,Loki又亲手制作了一个金光闪闪有着更大山羊角的新头盔,不分昼夜戴在头上,无数次无意却用力地撞上Thor的背脊或脑袋。直到神后忍笑委婉提醒瞪羚似的小儿子,头盔太重对颈椎发育不好才就此作罢。

儿时的幼稚掩盖了那时就可以预测的未来,众神之父公平的给他们种下狮心,却只允诺了他们唯一的王位。

随着年岁渐长,最迟钝的人也开始发现,神域的两位王子无论从哪个方面都不相像。Thor是神域所期待的天神,有着天空宠爱的蓝眼和太阳垂青的金发,他俏皮眨眼时的下睫毛的阴影,快乐大笑时低沉悦耳的声线,他的面庞他的体格他的一切,都惊人的耀眼,人们看着他的样子仿佛这就是宇宙的中心。

同样他冲动而鲁莽,像只被红绸子激怒的小公牛,跃跃欲试于每一场能够证明自己的战斗。但即使是他好战的基因都和那些被赞美的特质毫无障碍的融合在一起,向四周辐射出灼人的生命力。

Loki则不同,甚至可以说相反。长大的小王子苍白而瘦削,黑夜一样的发色和翠绿的眼像雾霭中最深的密林,最亲近的人都无法看清。他的着装永远漂亮整齐,扣子扣齐到最上一颗。与此相符,大多数时间他都维持着安静有礼的状态,对在沙地上肉体相搏不屑一顾。

当然这只是表面,沉默寡言和Loki毫无联系,邪神的“银舌头”天生巧言善辩,配上那双擅长伪装的漂亮眼睛,能将谎言打造成不亚于Gungnir的利器。

孩童时代Loki总站在Thor的对面,为了母亲的一个吻或者父亲的一句赞赏与哥哥大声摔打争吵。这样的日子不断重复,直到久远到无法准确回忆的某一天里,无数细小的伏笔和预兆下,Thor不再将目光只放在和他作对的弟弟上,转身笑着拥抱他的朋友和未来的子民,将背影留给停驻原地的Loki。

那背影太过于高大,Loki只能藏匿其中,像黑夜藏匿在金车的车辙之后。Arvakr和Alsvin奔跑着[2],马车上的太阳将光辉赐予人们,与黑夜背向而行。


[1]北欧神话里的那头最初的母牛。

[2]北欧神话里由Arvakr和Alsvin两匹马驾着装有太阳的金车。

——To be continued

评论(5)

热度(18)